拍賣活動
> 征集公告
> 招商公告
> 拍賣預告
> 拍賣公告
> 拍賣結果
拍賣預告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拍賣活動 > 拍賣預告 >

崢嶸歲月·紅色官窯—中國輕工業陶瓷研究所成立六十周年專場拍賣會

當代“官窯”  千秋“國瓷”
—中國輕工業陶瓷研究所六十華誕巡禮

曹新吾


     在瓷都景德鎮,人們至今仍不約而同地將一個去處稱為“部所”。這里研制出來的高檔瓷器不是中央國家機關專用就是外事國禮清單特定,歷來都被視為“國瓷”。加上機構性能諸多方面皆與昔日的“造辦處”相近,又被業界喻之為“當代官窯”。它,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國輕工業陶瓷研究所。
    一  記憶:歲月如歌
   (一)漸遠的曙紅
    1954年8月5日的那一抹晨曦,永遠是“部所人”記憶里天地向他們祝福的最美吉祥物。它是那樣的紅,紅得就像千年窯火,又像火中祭紅,更像紅日噴薄欲出前九霄瑞氣特地預示的未來光景。因為,就在這一天,“景德鎮市陶瓷實驗研究所”經批準正式成立并隆重掛牌。
可以說,揭牌時研究所便已肩負起讓中國陶瓷走向世界的神圣使命。它接受的第一批任務就是中德(東德)、中羅(羅馬尼亞)、中阿(阿爾巴尼亞)、中波(波蘭)等11個國家的技術合作。9月,中央又將為捷克斯洛伐克提供一次燒成瓷器技術資料和為波蘭、阿爾巴尼亞燒造精細瓷器、顏色釉、釉上彩樣品的援助社會主義國家任務交了下來。
唐宣宗李忱《瀑布聯句》:“千巖萬壑不辭勞,遠看方知出處高,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陶瓷屬于世界,景德鎮屬于世界,“陶研所”的研究成果也應屬于世界。絕高的起點,預示了它一定會像九天銀河般借崖揚瀑,憑原成川,高歌猛進,奔向飛起1954年8月5日那一抹紅霞的浩瀚大海。并在萬里濤聲中挾雷走霆,躍魚化龍,演繹出中國現代陶瓷史上無限的精彩。
   (二)醉心的酡紅
    桃李無言,下自成蹊。
    1955年6月25日,中共江西省委決定將已由景德鎮市委從“景德鎮市陶瓷實驗研究所”改名的“景德鎮市陶瓷研究所”再度易名為“景德鎮陶瓷研究所”。一字之易,說明管轄已不限于市。一字之易,也表示品牌名片提檔。如果說,建所初衷是燒造“建國瓷”,換牌之后,在繼續完成援外任務的同時,已將內需項目定格為國家用瓷。所以,在11月底完成中央下達的向保加利亞提供制瓷資料等支援社會主義陣營政治任務后,1956年7月23日便接受了生產國家用瓷的光榮任務,第一批國家用瓷也于9月21日試制成功。
    1957年6月28日,“陶研所”改名為“江西省輕工業廳陶瓷研究所”,同年10月又更名為“江西省輕工業廳景德鎮陶瓷研究所”,正式明確劃歸江西省輕工業廳管理。
    1960年,完成國家用瓷67000余件。
    1962年,完成大使館訂瓷2900余件,荷蘭訂瓷1500件,國家禮品瓷600余件,展覽瓷2400余件。
    1965年2月,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陶瓷室遷并景德鎮陶瓷研究所,上級決定其改名為“第一輕工業部景德鎮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
    陶鐘瓷磬的最強音,奏響在昌江兩岸,珠山之巔。
   (三)勝春的霜紅
    正當“部所人”以嶄新的精神面貌和無比的自豪感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之際,“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狂風暴雨席卷神州大地,浩劫來臨。從1966至1968,連續三年的“破”(“破‘四舊’”)、“砸”(“砸領導班子”)、“揪”(“揪斗‘走資派’和‘反動學術權威’、‘牛鬼蛇神’”)惡浪的沖擊,使原本欣欣向榮的“部所”工作全面癱瘓。特種工藝龍船樣品及珍貴古瓷和許多外文資料統統付之一炬,157人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一場又一場的批斗侮辱、游街示眾、牛棚折磨,使得不少人身心俱殘,有的甚至含冤去世。1968年,陶研所還被無知地撤銷,與同被撤銷的陶瓷學院草草湊成“景德鎮市向陽瓷廠”。
    然而,風狂雨驟,實為彩虹耀天之始。就在以空牌子下“科研連”名義保留的20人也被轉入“景德鎮市宇宙瓷廠”的艱難日子里,分散多處的廣大干部職工仍在暗中為將來恢復原有建制、承接國家任務做各種準備。這真有點像傳說中窯戶女兒為燒成祭紅而縱身烈焰的悲壯。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崇高理想支持下的“部所人”終于盼到了這一天。1972年7月7日,中共江西省委批準恢復成立“江西省陶瓷研究所”,行政上由省輕化局、景德鎮市革命委員會雙重領導,干部由中共景德鎮市委管理。
    走筆至此,不禁使人想起一位哲人的慨嘆:瓷雖小道,卻關乎國運。而風雨飄搖中,由老所長方綜等一群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者以不彎脊梁和不垮信念撐起的“部所”框架,又令我憶起唐玄宗一首比宣宗《瀑布聯句》更帶前瞻性的《四面寺瀑布》:“穿山度石不辭勞,到底還它地步高。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
    1975年,履新的“陶研所”根據上級指示,全力投入毛主席生活用瓷的研制。干部職工將之作為1975年的頭號任務,特定代號為“7501”。同時,還繪制了其他中央首長專用瓷,并圓滿完成了上海錦江飯店迎賓瓷的燒造任務。
    1977年7月1日,包括由“陶研所”承制的花缽、茶具在內的首批毛主席紀念堂用瓷啟運北京。
    1978年8月10日,輕工部以[78]輕科字第056號《關于調整輕工業科研機構領導體制的函》明確“陶研所”重新隸屬于輕工業部,改名為“輕工業部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實行輕工業部與省市雙重領導,以輕工業部領導為主。
    1993年2月,中國輕工業部在機構改革中撤銷,改為“中國輕工總會”。1995年,輕總人教[1995]3號文通知,“輕工業部陶瓷工業科學研究所”更名為“中國輕工總會陶瓷研究所”。
    1999年,根據國科發[1999]197號文《關于印發國家經貿委管理的10個國家局所屬科研機構轉制方案的通知》,“陶研所”并入景德鎮陶瓷學院。但仍具法人資格地位,為獨立對外開放的技術開發型科學研究所。
    2000年10月25日,根據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1999]57號文和中共江西省委辦公廳[2000]43號文,定名為“中國輕工業陶瓷研究所”。
    一路走來,“部所人”眼里的“部所”前后已經歷十個驛站。途中盡管也有風霜雨雪,也有陰晴晦明,他們始終是一步一個腳印,一個腳印一叢鮮花,伴隨著的則是曲曲響遏行云的國瓷頌歌。

    二  回眸:麗日經天
   (一)究天人之際
    相傳,早年一窯戶請銅匠來家做壺,因見銅屑落于釉中能燒出艷麗的紅色,便發明了霽紅。篤信道教的明嘉靖皇帝亦是在煉丹時偶爾發現鐵與鉛同爐會生成黃色,讓官窯依法炮制,燒出了象征皇權的黃釉瓷器。
    一自識得天機,如何貫通人天也就成了埏埴業常說常新的話題。
    中國素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說,又尤重天人合一。而巧奪天工也好,秀為地標也好,關鍵都在人。作為共和國最早成立的陶瓷科研機構,“部所”不僅延續了景德鎮千年窯火,更聚集了大批行業精英。這些老藝人與科學技術人員窮通于天人之際,研制出一系列新坯方、新釉色,為繁榮和發展享譽世界的中國陶瓷藝術作出了錦上添花、花上點金的卓越貢獻。
    “部所人”最津津樂道的是坯釉改良。
    自宋代北方白瓷技術隨移民傳到景德鎮,白釉一直是柴窯高溫燒造。由于柴窯是平焰式的,本燒室高且長,以致溫度極不均勻,嚴重地影響了細瓷生產。要避免這一因窯式帶來的弊端,最根本的是改造窯爐,但當時的物質條件不允許,唯一的替代辦法就是降低坯釉燒成溫度。1955年,他們采用樂平禮林里瓷礦石試制出低溫白釉,施于細瓷坯胎上,放在二白釉窯位處也燒出了潔白的細瓷。
    解決了窯溫與釉溫的矛盾,新問題又出現了。由于地方窯口急劇增加,松柴已變得十分缺乏,必須以煤代柴。這就有了隨之而來的問題:在柴窯里能燒成的坯釉配方并不適應煤窯燒成參數。好在民國甲子年間,江西瓷業公司已經進行過兩次柴改煤實驗。據文獻記載,與柴窯用的石灰釉相比長石釉可能較為適宜于煤窯。因此,“部所人”及時轉向了對長石釉的試驗。經過多次配方,獲得成功。
     1960年,他們又以東埠高嶺土為主加入少量的楓源高嶺土、南港瓷石、瑤里瓷石組成瓷胎;以星子石英、星子長石、臨川高嶺土等組成瓷釉,不僅特別適應煤窯燒成,白度還高于此前國家用瓷。
    長石釉瓷器在生產上穩定后,科研人員接著又研發了“長石質瓷胎釉”。這種坯釉白度更高,且無針孔,也無波浪紋,被稱為高白釉瓷。
    在計劃經濟年代,根據統籌兼顧的原則,輕工部對“陶研所”的定位是全國日用陶瓷科研中心、測試中心、情報中心。為此,科技人員每年都將研究坯釉的課題列入科研項目。從1954年到1961年的7年間就試驗過104個坯釉配方,并擇優向外推廣,為瓷業發展開辟了廣闊前景。
    當與坯釉改良一同彪炳史冊的是顏色釉創燒。
    明代的景德鎮便能惟妙惟肖地仿制官、哥、汝、定、鈞五大名窯和四方名瓷。“陶研所”成立時,由于政治因素,許多顏色釉都一度中斷生產,到了即將失傳的地步。是顏色釉名家李其才、聶物華、杜金標、余略艮、左冬茍、余一龍、陳鴻高等老藝人通過兩年多的努力,才恢復燒造。復燒成功的高溫顏色釉計有祭紅、鈞紅、郎窯紅、美人醉、窯變花釉、宋鈞花釉、宋鈞釉、烏金釉、茶葉末、三陽開泰、龍泉、影青、天青、冬青、豆青、粉青、梅子青、氈包青、祭藍、砝藍、砝翠、砝花三彩、釉里紅、大紋片、中紋片、小紋片等28種。同時還恢復了淡綠、哥綠、松綠、瓜皮綠、翡翠綠、魚籽綠、魚籽松綠、象牙黃、胭脂水、爐黃三彩、礬紅星地等16種低溫顏色釉的燒造。
    景德鎮傳統顏色釉的著色劑不外乎是銅、鐵、鈷及其混合著色四種。為尋找新的色譜,他們打破了傳統配方的限制,嘗試用鉻、錳、鎳、鈦等其它氧化金屬做著色劑,并找到了多條色釉配方路子:1.基礎釉加尖晶石彩釉;2.基礎釉加特制色基;3.基礎釉加釉下彩料;4.基礎釉加工業用氧化金屬;5.基礎釉加某種著色金屬或彩料加補助材料。在科學理論的指導下,很快就新創了玫瑰紫、丁香紫、荔枝紅、棗皮紅、火焰紅、窯黃、砝黃、海青、墨青、玉青、茶青、豆綠、翠綠、墨綠、棕釉、金星釉、鈦花釉、虎毛釉、棗泥釉、孔雀花釉等24種高溫顏色釉和天藍、深藍、深茄、淡黃、正黃、深綠、蘋果綠、金星綠、鸚哥綠、李子紅等12種低溫顏色釉。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面對神奇的石與火的藝術,陶瓷科學技術工作者們能這樣奪胎換釉,真有點像女媧煉石補天,道家點石成金、米芾拜石通靈。達爾文說,生物世界的法則是物競天擇。我們也可以說,科學藝術領域的規則是異想天開。
   (二)通古今之變
   “五”在國人心目中永遠是個神秘的數字。《易?系辭上》:“天數五,地數五。”說來也巧,一些在大小領域成氣候的城市,或明或暗幾乎盡與“五”有關。北京是國都,成于東西南北中“五方”之“中”。自貢是鹽都,成于酸甜苦辣咸“五味”之“咸”;撫順是煤都,成于紅黃藍白黑“五色”之“黑”;個舊是錫都,成于金木水火土“五材”之“金”;景德鎮是瓷都,成于水火木金土“五行”之“火”。
    一只明代青花盤上就留有練字窯工隨手寫的這樣四句詩:“水土造為美器,還須木火通明,非金莫由我得,煅煉五行始成。”
    景德鎮有著不熄的千年窯火,傳承的也是千年窯火。
    局外人眼中,千年窯火總沒有變;做瓷人知道,千年窯火不斷在變。
    燃料在變,最先是煤窯取代了柴窯。
   “生生之謂易。”深明易即變易的熱工課題組全體成員以不變應萬變,開始了窯爐的大膽革新。1955年,景德鎮第一座5.6立方米小型倒焰式煤窯試燒。窯溫可達1350℃,產品質量接近柴窯水平。
    由小型煤窯擴大試驗,課題組洞悉了煤窯熱工特性,制定了窯內燒成曲線,并摸索出鑒別火焰性質和溫度的方法,掌握了氧化期前后階段,還原期前后階段,中性焰或弱還原焰期的溫度變化、火焰特征和投煤規律,且熟諳了保證氣氛和升溫的要領。在此基礎上,進而設計大型圓形倒焰式煤窯,并于1957年建成具有當代先進水平的圓形簡易煤窯。瓷器燒成煤窯化,改變了千余年來的窯爐史。
    對窯爐的改革,一方面是為適應新燃料,亦即技術因素;另一方面也是為適應新品種,亦即藝術因素。
    柴窯時代,陶瓷彩繪藝術只有釉下、釉上兩個部分。20世紀70年代,“部所”發明了能隔絕化學顏料毒素的“釉中彩”。釉中彩紋飾融于釉層里,如鏡花水月,美不勝收。熱工課題組結合工藝室和藝術室的“釉中彩”科研項目,自行設計試驗成功“高溫快速燒成電熱隧道窯”。這比1957年引進的以煤為燃料的“隧道式錦窯”又向前邁進了一步。它占地面積較小,功率較小,溫差較小,熱效率反而高,調節溫度更靈活,正好滿足了釉中彩高溫快燒工藝的要求。
   “風耶火耶,造一方寶地;圣乎神乎,佑萬世陶民。”今日重讀這幅饒州古聯,再回顧由千百座柴窯、煤窯、油窯、電窯、氣窯譜寫的火的詩篇,最容易想起的可能就是“部所”創燒的那些光彩照人的“建國瓷”及“展覽瓷”,和瓷上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以及那經天緯地的神秘數字“五”。

   (三)創萬代之業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百尺之臺,起于累土。為夯實千秋大業基礎,“部所人”特別注重應用學科尤其是基礎學科的研究。據“慶祝建所三十周年資料”之一的《三十年科研項目》統計,前30年立項的科研課題就有340多個。其中取得成果的50多項,推廣生產的91項,結合生產技術改革的82項。接下來作為“慶祝建所五十周年資料”的《科技成果匯編》(1975—2004)又增加各類研究成果97項。這里僅舉匣缽一例。
    匣缽雖是窯里最不起眼的墊底物,賴其燒成的精美瓷器卻居于生產鏈的最高端。所以他們把提高匣缽質量列為長期性的研究課題,前后經歷了好幾個階段。
    鎮窯舊式匣缽原料多為半硅質和高硅質粘土,燒成溫度在1200—1300℃之間,只能用一二次,有“一次匣,二次響匣,三次港下”諺語。1958年大量推廣煤窯,對匣缽提出了更高要求。科技人員急生產之所急,用在樂平調查時發現的一種含氧化鋁高達30%—40%的粘土作材料,改變原配方,使其形成莫來石——堇青石形態的新型匣缽。燒成溫度在1350℃以上,平均能使用20次左右。它的研發,從多方面適應了煤窯對匣缽的要求,在擴大精細瓷生產上起了關鍵作用。
    1980年,繼續提高莫來石——堇青石質匣缽性能的研究取得新進展,這就是對本材質采用結合粘土混合球磨(或加入部分熟料)和泥漿濕法配料。它使匣缽質量得到顯著提高,吸水率16.13%,氣孔率33.7%,高溫軟化點負荷1460℃,耐火度高達1650℃,8吋匣缽能燒60次左右。此項成果在杭州瓷廠推廣時,獲蕭山縣人民政府科技成果二等獎。
    科研人員還發明了一種粘土——熔融石英質新型耐火材料。用它制作8吋、9吋、4、呎8呎等規格匣缽,平均可使用65次。榮獲輕工業部科技成果三等獎和省市嘉獎。
    我曾戲言,歷史天際線上那海市蜃樓化了的景德鎮剪影遠看似乎都是用匣缽壘成的。今天,這些托身于寶匣仙缽的瓊樓玉宇仍在神話般地節節逼近蒼穹。


    三  花絮:卿云煥彩
   (一)播芬植芳
    在英語里,中國叫“CAINA”,瓷器也是“CHINA”。顧名思義,瓷器就是當然的國家名片。
    絲綢之路上,商旅持著這張名片,一條陸上陶瓷之路在駝鈴聲聲中形成。
    航海之路上,鄭和持著這張名片,一條海上陶瓷之路在帆影片片后延伸。
    六十年來,“部所人”也是持著這張名片,足跡遍及五洲四海,傳播中國陶瓷文化。
    由“部所”1984年編撰的《三十年大事紀》(1954—1984)中記載了不少對建交國家傳、幫、帶的信息。很短的時間里,他們專門編寫了詳細的外文技術資料,燒制了每階段所需教學樣品。在系統培訓各國來華實習人員的同時,還派遣工程技術人員支援其所在國的陶瓷工業建設。
    贈人玫瑰,手留余香。“部所人”在以瓷會友的次次雅集中,不僅自己對陶瓷文化的認識步步升華,就連他們衣褶里帶回的那些異國風情,創作時都悉數化為眼底波瀾、筆下云煙。怪不得十易其名的一個研究機構,能始終領導華夏陶瓷新潮流。
   (二)主雅客勤
    常言道:主雅客來勤。作為茹古涵今的陶瓷科學殿堂,這里長年嘉賓云集,高朋滿座。
    前引《三十年大事紀》與另一冊資料性的《三十年回顧》(1954—1984),真實再現了上世紀“部所”門前車水馬龍的情景。
     國際方面,先后有蘇聯、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新西蘭、阿富汗、南斯拉夫、越南、日本、英國、美國、法國等30多個國家的政要、使節、文化學者、民間團體來此參觀。據資料統計,“文革”前約150人次。改革開放后,來所參觀、采訪的外國人士與日俱增。從1978到1983年的數據看,國外來賓約1200多人次,平均每年200多人次。印度尼西亞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瑪魯沙曼,中英友好協會主席李約瑟及夫人,新西蘭陶瓷工藝美術考察組組長特洛沃?白利斯,美國比姍美術瓷器公司主席海倫?比姆夫人及總經理弗蘭克?康圣提洛,首席雕塑家莫里斯?艾因頓,中日友好協會全國本部顧問西園寺公一,英國前駐華大使、古陶瓷研究學者約翰?艾惕思,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金獲得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美籍華人李政道及夫人秦惠君,英國陶瓷代表團團長約翰?安東尼?普林的名字,都燦然出現在貴賓簿上。
    國內來賓,據1978到1983年的統計達到18400多人次,加上之前和此后,應過數萬。其中,有業界同仁,也有省部級高官,還有黨和國家領導人。如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董必武,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朱德與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康克清,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郭沫若,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楊成武,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鐵映等,都曾來所視察。董必武副主席還即席賦詩一首:
      昌南自昔號瓷都,中外馳名譽允孚。
    青白釉傳色澤美,方圓形似器容殊。
    藝精雕削神如活,繪勝描摹彩欲敷。
    技術革新求實用,共同躍進是前途。
   “放鶴去尋三島客,任人來看四時花。”直到現在,與當初“部所”對口活動相若的一年一屆景德鎮國際陶瓷博覽會依然是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國籍的“石與火的藝術”癡迷者聚會的世界性沙龍。
   (三)蘊秀含章
    寂園叟《匋雅》曾這樣嘆息:“畫紙絹者不屑于畫瓷也,而能畫瓷者,又往往不能畫紙絹。”他說的其實是藝術的雅俗問題。這個問題,咸同年間在以程門、王少維、金品卿為代表的新派粉彩畫師身上雖已得到部分解決,但那不是自覺的。至民國,以王琦為首的“珠山八友”進了一步,也僅限于“月圓會”成員。說白了,這不是評判個人能力,而是考量一代人是否有清醒的陶瓷理念。它需要有一個或一批優秀的藝術團體來大力倡導,多方實踐、共同推廣。“陶研所”在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上都具備條件。它既有以王大凡、劉雨岑為代表的“珠山八友”成員和家學淵源深遠的“八友”子侄如汪桂英(父汪野亭)、王錫良(叔王大凡)、徐天梅(父徐仲南)、劉平(父劉雨岑)等藝胄,也有王步、曾龍升等一大批創造過民國時期瓷業繁榮局面的巨擘,還有張志湯、龔耀庭、章鑒等在各自領域獨樹一幟的大腕。人人技跨不同質材,個個藝通多種形式。
    這是個繼往開來的團隊。群賢畢至,少長咸集。制瓷圈里只要聽到有上述人員及潘庸秉、李盛春、吳成仁、黃海云、蔡壽生、楊海生、楊秦川、蔡金臺、王雪如、康家鐘等的新作面世,莫不駐足以待。
    這是個學貫中西的團隊。他們對西學的理解,已不是上世紀初西風東漸的新奇,也不是后來中西合璧的拼接,而是融匯中西的通達。他們繼承古代優秀傳統,也引進國外先進技術。他們整理歷代學人的陶瓷著述,也翻譯西方各國的冶陶新篇。他們將世界同行迎進瓷都,也自己率隊走出國門。尤其令人難以想到的是,所里情報中心竟各大外文語種齊全,以致1964年8月15日在北京外語學院工作的泰國、英國、日本等29個外國專家特地結伴前來參觀考察。據不完全統計,六十年來所里不但編輯了《中國陶瓷》、《陶瓷情報》刊物,還出版了《中國的瓷器》、《景德鎮陶瓷史稿》、《瓷器的彩繪》、《陶瓷的燒成》、《煤氣燒窯技術問答》、《景德鎮瓷雕藝術的新面貌》、《景德鎮顏色釉發展概況》、《瓷用耐火材料工業》、《在瓷業機械化的道路上》、《窯爐與熱工技術的發展》、《精細瓷與工業用瓷》以及《日用陶瓷譯文集》、《陶瓷工藝及設備譯文集》、《國外陶瓷工業標準》、《窯爐譯文集》等專著、譯著20多種。
    這是個大師輩出的團隊。從上世紀后期起,這里幾乎成了大師的搖籃。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王錫良、張松茂、張育賢、戴榮華、楊蘇明、徐亞鳳、何叔水、李進、王懷俊、饒曉晴。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涂金水、劉平、舒慧娟、汪桂英、戴鈺梅。
    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程永安。
    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徐子印、王秋霞、張吟玲、解強、楊青、董偉、涂志浩、余磁、張慧、曾軍、辛婷。
    景德鎮工藝美術大師:賴如森。
    限于名額而未評大師或作為后備梯隊的省、市高、中級藝術人才如陳慶長、李雨蒼、占鐵成、洪國忠、張炳祥、梁能興、張福平、劉軍、劉毅、陳望平、張敏、徐智明、劉萱、董亮和青年才俊游凌志、余靖、陳康、彭劉贇等都前程看好。
至于曾在“部所”工作的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熊漢中,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王恩懷、稽錫貴、郭琳山、余仰賢,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侯一波、吳勝華、黃勇、張曉東、張曉杰,以及教授、專家、學者王雪如、寧麟、施于人、楊文憲、周國禎、張學文、何念琪、周思中、張文兵、吳冷杰、吳克強、吳天麟、陳孟龍、袁迪忠,無不似飛鳳思故枝,常憶舊地。
    俗話說,秀外者定慧中,錦里者必華表。所以,戲劇家田漢一見王錫良、張松茂合作的大型瓷板畫《春夏秋冬》四條屏即吟興大發:
     
春播歸來夕照斜,坡頭著意種桑麻。
   藝人珍重生花筆,先為農業后及他。
    看了曾龍升的《鐘馗試劍》又欣然命筆:
   
 禹鼎凌煙筆意殊,曾家絕藝蜚瓷都。
   于今有鬼猶多事,喜得鐘馗試劍圖。
    日用瓷研究的物質性與藝術瓷創作的精神性本是文理兩重天,“部所人”卻將之安排得天衣無縫。哪怕是“7501”瓷這樣的生活用品,也是點梅一派田鶴仙之逸韻,寫竹深見徐仲南之高致,胎骨盡得吳靄生玉綾窯之堅凈。雖器同天下布衣,卻格高歷代王侯。
    在當代,最能賦予藝術品榮耀的地方莫過于故宮和人民大會堂了。所里向國慶十周年獻禮的青花萬件瓷瓶,就陳列在故宮博物院的慈寧宮內。而瓷雕《天女散花》、《百花齊放》大花籃、斗彩《九桃呈瑞》面圓桌、大型瓷板畫《井岡山》和《瓷都八景》大屏風等,則是人民大會堂江西廳的地標性陳設。
    是的,社會主義體制下固然無“造辦處”、“御窯廠”之說,但誕生于古老瓷都的“陶研所”實質上仍肩負著對內服務國家,對外代表中國的使命。人們覺得,將其與“官窯”相提并論,天經地義。
    天開霞鋪錦,馬馳春作聲。從1954甲午馬年到2014甲午馬年,回顧崢嶸歲月,轉瞬花甲重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不少有識之士都認為,“陶研所”的成立,實為中國陶瓷史上劃時代的大事。六十年的非凡歷程,既引領了一個時代,也印證了一個時代。這里面的確有太多的東西值得研究、發掘、思考、總結。
    先哲有言:覽勝為巡,注目即禮。值此吉日良辰,特與業內專家、藏界精英、投資巨子、網絡總監聯袂共詠《卿云歌》以志慶:

  “卿云爛兮,
   糺縵縵兮,
   日月光華,
   旦復旦兮!”   

 

 

曹新吾

2014年3月12日至3月31日

于步云樓之非想非非想齋

 

 

 

 

 

 

 

 

版權所有:景德鎮華藝拍賣有限公司   贛ICP備12000709-1號
江西景德鎮市珠山區沿江西路珠山橋下華藝拍賣有限公司  郵編:333000  電話:0798-8443333 傳真:0798-8515333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競買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拍品委托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客服中心
甘肃泳坛夺金遗漏